LEWIS

大度看世界,从容过生活…

望乡....

《望乡》这部影片,讲的是19世纪末期和20世纪初期日本大量对外输出劳力为国家赚取外汇。其中的“女劳力”,相当部分为“南洋姐”,即妓女。据导演熊井启介绍说,这些“劳力”为日本后来对外侵略的“前站”,她们的足迹,正是后来日军侵略的行程方向。
《望乡》这部电影,取材于 山崎朋子的原著《山打根八番娼馆》,属于社会性非文学类作品。山打根应为马来西亚一岛子的名字。当时有十个左右的妓院,第八号妓院,即本片的底本。电影描述了研究亚洲女性史的圭子,为了调查海外卖春的情形,到当年输出卖春妇最多的 九州岛的天草采访。本片通过描写一个海外卖春妇的一生,来看明治时期的日本女性史;另外也尝试从这个角度来看日本现代史,并以这不幸的、没有人性的近代女性悲史,严厉地控诉 日本军国主义的罪恶。
 

“望乡”观后感X

(左为阿崎婆原型)


可怜的阿崎婆用肉体换来的钱悉数寄给哥哥,但哥哥没有接纳她;她在家乡无法生存,只好逃至中国东北,再赶上日本二战战败,丈夫去世,只好带着唯一的亲人――儿子回到日本京都生活,儿子长大后,再次遗弃她,儿媳则终生未得见。
在家乡的农村生活辛劳,但更辛苦的是乡邻对她“不清白”历史的在意甚至恶语中伤,使她破旧的家门从未有人登及,直至女作者的到来。这个女作者,名为山崎朋子。她用真诚换取了阿崎婆的信任和她难以启齿的过往;当山崎临别向阿崎惭悔时,正是二人感情达到理解和爱的统一。

 “望乡”观后感
(电影中的作者与当年的南洋姐)


面对邻居们,在山崎没有任何思想准备时,阿崎哄骗邻居,说这个美貌的女子是自己的儿媳妇,可见老太太对平生不得一见的儿媳是如何地耿耿于怀!
阿崎婆微薄的生活费,来自于儿子定期寄点钱,若赶上信件来得晚,妈妈着急的不是自己的生活,而是担心无法联系的儿子是否安全。
阿崎婆不易,一生付出一个女人可以付出的全部,却失去了祖国,失去了所有尚在人世的亲人的疏离;
山崎不易,从奢华的东京到日本最贫困的农村最贫困的家中生活,面临着乡邻的闲言碎语和不解,甚至要不时面对明目张胆要强奸她的粗暴乡民;
田中绢代不易,是时她已是全日本认可的最伟大的女演员,当时生活在日本最豪华的帝国饭店;在导演熊井启的请求下,出演这部不朽的影片,为全剧组人员立楷模当表率。最后与作者分别一出戏,被导演认作她“集大成之杰作”。片中痛哭之后,她已精疲力竭,无法参加全组人员的合影。
栗原小卷不易,原本可以扮演少年时代的阿崎婆,没有多少对手戏;最后被导演安排出演女作家,对手戏的精彩都让给了田中娟代(后者获得柏林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)。
导演熊井启不易,微薄的资金、大腕的演员(田中绢代)、敏感的主题、社会高层的压力。。。。。。
小时候学校组织看电影,老师要求我们写观后感,很不情愿;现在可以挑精彩的片子,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了。。。
影片的起源是这样的:
导演熊井启到东南亚旅行,在一个小岛上,看到很多墓碑,是很多日本女子的墓碑,都只十五、六岁,而且全是背对日本方向的。这些墓碑,是当年妓院的老板、一个相对为妓女着想的大妈花钱为大家事先立下的,临终告诫大家千万不要回日本。大部分妓女听从了她的劝告,但少小离家的女孩子,对家乡的思念可想而知,相当比例的还是咬牙回了家,却开始了毕生的苦难。。。熊井启当时就想收集资料拍成影片,但是当时的日本社会对这个问题非常抵触。明治维新的日本,靠输出劳力赚取外汇,很似近期的朝鲜。但这代可怜的劳力,没有尊严没有自我,最终遭受祖国的遗弃。日本迅速富强,这代人迅速被遗忘,直至此作品的问世。
适逢女作家山崎朋子,即影片中的圭子,写出了作品《山打根八番娼馆》。
山崎朋子在决心要探讨当年日本赴南洋的妓女问题的时候,到当年大量南洋姐出国的地方九州的天草地方走访,此地每三家则有一家输出过女子远赴南洋、南亚、中国、朝鲜等地。很多次她都无功而返,直到最后一次临走前一天她们去一个小饭馆吃饭,看到一个老太太;和她聊天的时候,山崎朋子敏感地注意到,虽然当地天草方言非常难懂,和全日本的普通话东京话差得很多,但是这个老太太虽然是本地口音,但是说的“普通”话非常标准。山崎朋子就问起原由,那个老太太说,其实她小时候是出国了的。。。这个老太太就是阿崎婆的原型,后来山崎的小说和电影望乡里面的情节几乎就是完全真实的故事。这个记者与老太太初次见面结识的过程在电影里面也记录了下来。
阿崎婆的原型在山崎的书出版十六年后也去世了(作者与原型也沟通16载),她知道有这本书,这个电影,但是她都没有看过。山崎在得知老太太死后打电话给办丧事的人说要寄钱去,那个好心人说你千万别寄钱来,老太太生前没人待见她,但是死后亲友全跑出来要分微薄的财产,你寄钱来不是更麻烦。。。而上面提及的“最后一场戏”中,山崎要留下一笔钱给老太太(估计金额小不了),老太太委婉地拒绝了,老太太对山崎说:“如果你回东京还有其它毛巾的话,能否将你现在用的毛巾留给我?”这是见过世面的老太太睿智地回绝山崎的钱。
“望乡”观后感
拍摄该片对田中绢代的健康造成了很大的损害,就在影片上映后的1977年,田中绢代去世。她自己的谶言说:“拍完这部影片,我就可以安心去了。”
小时候看她的表演,明显与我见过的朝鲜族穷苦的老太太不同,很不能接受。今天再看她的表演,赏心悦目、酣畅淋漓,真对得起她的美誉“日本性格女演员的活字典”!!!
这个伟大的演员,在《望乡》中,完成了精彩绝伦的完美谢幕:为突出阿崎婆手部青筋暴起,每天早上用橡皮筋把手上的血管勒出来;为瘦骨嶙岣,连续几天不吃饭;每天天不亮就到达现场,其他演员不解,她说:“我觉得自己的表演能力不够,要多准备功课”;大家坐公车回东京,她则在雨天不打伞步行,说“阿崎婆怎能打伞”。。。。。。这等例子不胜枚举。凭借《望乡》,田中绢代折桂无数,每日映画、旬报最佳女主角,艺术选奖文部大臣奖,甚至柏林电影节影后。
“望乡”观后感
我在想,如果山崎最后一次到千草的采访,如果没吃那顿饭,则错过了阿崎婆。那么,这段政府不愿提及的历史,可能就被埋没了,因为当时,当年的南洋姐们,已七、八十多岁了。突然想起俞平伯提到的曹雪芹,如果没写《红楼梦》,则数代显赫的家族连同这部伟大的著作,将被历史的“执笔者”改得面目全非,甚至销声匿迹了。
一个国家相对正义,意味着有话语权的“上层”有正义,人民中正义的百分比高;要敢于面对,敢于负责,敢于改过。缺乏这些,就不易产生优秀的“作品”!

评论